起始:

济南人流多少钱一次

无痛人流的价位一般是在一千左右不是特别的贵,但是每个医院不一样价位也不一样。你在做人流已经还需要做相关的一系列的检查,如妇科检查阴道分泌物的检查等等都是需要花钱的。所以说根据你的检查不一样,具体的药物费用,假期是不一样的不能给你准确的定位。只要选择专业规范医院都是可以得到比较好的治疗的。

做一次无痛肠镜检查多少钱啊

你好!做一次无痛肠镜费用大约需要1000元左右!做肠镜检查前最好清淡饮食,不要◑吃带颜色的食物,放松心情,术前要检查术前4项,心电图、测量血压!清洁肠道!

在济南做胃镜要花多少钱

你好,胃镜检查目前临床主要使用无痛胃镜和普通胃镜,需要提前预约,空腹8小时左右。无痛胃镜大约1100左右,普通胃镜大约400左右

历史或者野史中,有什么有意思的奇闻异事

讲一个历史上,

一对奇葩父子的奇闻异事。

老爸叫萧衍,就是南北朝时期的梁武帝。

儿子叫萧纶,梁武帝第六子。

提起萧氏父子这对活宝儿,老有故事了。

梁武帝萧☭衍,到了老年后,忽然像中了魔症似的,每天吵着要出家,他不当皇上,要当和尚。

他一个人跑到庙里,脱下龙袍,穿上僧衣,成天吃斋念佛。

从此不问国事。

他说年青时杀戳太重,他想要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

这可愁坏了朝中的一班大臣。

所有人都劝他回去做他的皇帝。

因为国家不可一日无君。

他却说,回去可以。但是,必须给庙里捐一些赎金。

众人无奈,只好从国库里拿出一亿钱,把他赎了回去。

没有多久,萧衍又故伎重演,悄然离开皇宫,又在庙里敲起了木鱼。

大臣们又来请他回宫。

萧衍却说,上次便宜了你们,区区一亿钱,这回总得加一些价吧?

最后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终于以二亿钱成交。

不久,梁武帝又玩消失,大家又跑到庙里找他,果然见他又重新披上了袈裟。

回宫可以,

仍要钱才走人。

最后又在国库里拿了一亿钱捐给了寺庙。

国家金库从此亏空。

回到宫中的老皇帝,

自此,已经彻底蜕变成老和尚了。

天不亮就爬起来礼佛念经,每天只吃一餐素食。

并且每顿极其简单,就是一点豆类和疏菜轮换果腹。

而且,从此远离女色,宫中三千佳丽,从此尽受活寡。

原来祭祀天地祖先用的牛羊猪肉,一律换成瓜果素食。

而且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好了,对待任何人都是弥勒佛似的一张笑脸,没有了半点皇帝的威严。

尤其对自家人,更是毫无原则的溺爱。

萧衍有个六弟叫萧宏,此人天生胆小,还有些弱智,梁武帝却委任他为大将军,叫他带兵打仗。

每次上阵,由于萧宏胆小如鼠,每次都临阵脱逃,导致梁军大败,损失惨重。

因此,敌方亲切地戏谑萧宏为“萧娘”。

就是这样一个怂人,梁武帝也从不处分他,仍然让他身居高位。

有一次,梁武帝萧衍遇刺。

刺客事后供出,六弟萧宏是幕后指使者。

如此严重的“弑君”行为,事后萧衍只是把萧宏叫来,轻描淡写批评了几句了事。

后来萧宏更是得寸进尺,居然明里暗里与萧衍的女儿私通,亲叔与侄女乱伦。

萧衍知道后,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,全然不当一回事儿。

俗语说:

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”

此话精辟极了。

所以,有如此奇葩的老子,一定会生出更为奇葩的儿子。

梁武帝萧衍的第六子萧纶,比他老子更为荒诞不经,留下更多奇闻异事。

萧纶当时在南徐州(今江苏镇江)做刺史的时候,有一天,坐班坐得蛋痛☃,就带领一大帮贴身侍卫,来到街上闲逛。

这时,萧刺史看到一个小贩在卖黄鳝。

他走向前去,问:

“现在的刺史为官如何?”

这卖黄鳝的小贩正忙着主意,低着头,顺口回答:、

“躁虐!”

萧纶大怒。

立马命身边的侍卫把卖黄鳝的小贩按在地上,强迫他把所有尚未卖完的黄鳝吞下。

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黄鳝被他身边的侍卫们,强迫灌进小贩的卍嘴里,一会功夫,可怜小贩的肚子鼓得像孕妇一般。

回家后,没有几天就一命呜呼了。

从此以后,整个南徐州的百姓被他的淫威所惊骇到了,大家都是选择集体沉默,就是在路上遇到熟人后,也只能彼此点下头,不敢多说一句话。

“尝问卖夔曰: 刺史何如?对者言其躁虐。纶怒,令吞夔以死,自是百姓惊骇,道路以目。”

还有一次,萧纶无所事事,一个人上街看风景。

他又发现,街上有人出殡。

这一下,萧纶的神经又不正常了。

他冲到送葬队伍的前面,顺手逮住其中的一个孝子,剥下其孝服穿在自己身上,伏在地上,号啕大哭,众人怎么也拉不起来。

萧纶在地方上所做的系列荒唐事,很快传到皇帝老爸耳中,萧衍听后,只是哈哈一笑,又说:

“这小六子好像我啊,不愧是我亲生的啊……”

萧纶知道后更加行为放荡,无所顾忌。

而这一回,他要亲自修理一下自己的老爸了。

萧纶每天都到市井中蹲守,终于有一天逮住了一个酷似萧衍的老头,把他带到住所,令老头穿上龙袍,坐在高处。

萧纶跪在地上,面朝老头,然后向老头汇报自己的政绩,如何治理地方,如何造福百姓等等。

说到动情处,萧纶竟然情不自禁地抱紧░老头,又一阵嘶声力竭的干嚎。

诚然,此时的萧纶确定把老头当成了自己的老爸萧衍了。

但是,忽然间画风一变,萧纶停止了悲号,猛地向前把高处坐着的老头掀在地上,脱去他身上的龙袍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肥揍……

一直打到七窍流血,昏死过去。

“取一老翁,短瘦类旁者,加以衮冕,置之高坐,朝以为君,自陈无罪。使就坐剥禠,捶之于庭。”

人一旦犯了魔性,相信一时半会是收不了手的。

这不,萧纶又玩起了新花样。

他找木匠打造了一口新棺材,然后令官职司马的崔会意躺在里面,然后开了追思会,然后又开始了发丧。

发丧途中,到处是看热闹的百姓。

而且丧事办得特别隆重,所有当地官员士绅都得参加,远处看送葬的队伍像条长龙,每辆驴车上,还专门邀请了许多老妇人哭丧。

开始,崔会意慑于萧纶的淫威,只能老实地躺在里面装死,以配合他的恶作剧。

但是,崔会意后来一想,这小子心黑手辣,万一假戏真做,真把自己活埋了咋办?

越思越后怕。

崔会意终于从棺材中翻将起来,顶开棺盖,然后寻了一匹快马,朝着京城的方向,策马狂奔。

最终捡了一条小命。

“忽作新棺材,贮司马崔会意,以驴车挽歌,扶送葬之法。使妪乘车悲号。会意不堪,轻骑还都奔逸。”

虽说萧纶年轻时放荡不羁,做了很多叫人匪夷所思的烂事,但后来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。最后担负起家国重任,战死沙场。

当然这是后话。